确诊超24万 美国35个州和地区进入"重大灾难"状态


但是,病毒变化本身,也提示人们对付新冠病毒可能会有更多难题,并且要接受更为严峻的挑战。

据新京报报道,3月24日,冰岛称该国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被检测出体内存在两种新冠病毒,其中一种为原始病毒的变体,可能是全球首次发现“双重感染者”。这一消息引起舆论关注。

冰岛疑现全球首例双重感染者 全境现40种病毒变体  

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同时变化的程度也是有差异的。

事实上,新冠病毒感染到人的演变本身就是漫长的。首先是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进行了演化,再经过中间宿主,如果子狸等,让其刺突蛋白也发生突变,从而演化出能与人体中ACE2受体结构相似的分子结合并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

病毒的传染性和对宿主的危害性是由多个基因控制的,需要多种基因的共同改变才可能造成毒性增强和对人的危害加大。但多个基因的改变需要更多的时间,这使得这种改变在几个月或者几年内可能性都不会很大。

综合来看,冰岛一人身上出现了两种新冠病毒亚型在短期内可能对人的威胁还不明显,不过从长远看,人类要做好准备,在研制疫苗和药物方面要有更多方案,以应对病毒可能产生的变化。

冰岛同一人身上出现两种病毒也说明,人类未来应对新冠病毒的任务可能更艰巨。

中国对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发现新冠病毒在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了两个亚型,有101个新冠病毒都属于这两种亚型。

一方面,由于病毒在发生变化,给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设置了障碍。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当疫苗或药物研发出来时,病毒已经发生变异,因此药物和疫苗对它们的有效性要打折扣。